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
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煥發(fā)新的生機活力
2024-06-27

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體量大,在制造業(yè)中占比高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直接關(guān)乎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建設全局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:“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不是要忽視、放棄傳統產(chǎn)業(yè)”“用新技術(shù)改造提升傳統產(chǎn)業(yè)”。二十屆中央財經(jīng)委員會(huì )第一次會(huì )議強調:“堅持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不能當成‘低端產(chǎn)業(yè)’簡(jiǎn)單退出”。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深入發(fā)展帶來(lái)的機遇,廣泛應用數智技術(shù)、綠色技術(shù)加快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正在煥發(fā)新的生機活力。

——編者

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改造升級也能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(人民觀(guān)察)

曲永義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改造升級,也能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?!苯陙?lái),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探索發(fā)展新模式、創(chuàng )新轉型升級新路徑,取得顯著(zhù)成效。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對于培育和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、建設現代化經(jīng)濟體系、保障我國產(chǎn)業(yè)安全和國家安全等具有重要意義。

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成效顯著(zhù)

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在國民經(jīng)濟體系中扮演著(zhù)重要角色。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等新技術(shù)的加速創(chuàng )新以及新型基礎設施的覆蓋范圍擴大、使用成本降低,許多前沿技術(shù)廣泛滲透到紡織、服裝、化工、建材等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并與之深度融合,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產(chǎn)品設計、生產(chǎn)流程、業(yè)務(wù)模式等全面改造,轉型升級成效顯著(zhù),成為培育發(fā)展新動(dòng)能新優(yōu)勢的重要引擎。

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能力不斷提升,成為培育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“搖籃”。近年來(lái),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不斷強化創(chuàng )新平臺建設,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能力不斷提升。特別是通過(guò)廣泛利用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和智能制造技術(shù),工業(yè)機器人、自動(dòng)化流水線(xiàn)等智能裝備得到快速普及,創(chuàng )造出智能工廠(chǎng)、“黑燈”工廠(chǎng)等生產(chǎn)模式,成為培育、積蓄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新動(dòng)能的重要力量,為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提供了廣闊場(chǎng)景。例如,有的鋼鐵企業(yè)通過(guò)數字化改造,實(shí)現了生產(chǎn)數據實(shí)時(shí)采集分析,優(yōu)化了生產(chǎn)工藝,顯著(zhù)降低了能源消耗和運營(yíng)成本;其從事信息化建設的子公司,在推動(dòng)鋼鐵生產(chǎn)數字化轉型過(guò)程中逐漸形成了全流程的數字化解決方案,逐步從傳統鋼鐵企業(yè)轉變?yōu)轭I(lǐng)先的數字化企業(yè)。再如,有的建材企業(yè)應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,不僅把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提升了50%以上,而且極大提升了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。

綠色轉型發(fā)展加速,為節能減排和可持續發(fā)展積極貢獻力量。近年來(lái),綠色發(fā)展已成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提升競爭力、構建新優(yōu)勢、培育新動(dòng)能的戰略選擇。節能降碳技術(shù)裝備得到廣泛應用,新型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提升,綠色制造成為傳統制造業(yè)發(fā)展的新模式。例如,氫氣是原油加工的重要副產(chǎn)品,具有終端零排、用途廣泛等優(yōu)勢。有的石化企業(yè)大力探索富余氫氣資源的收集、提純、壓縮和儲運,不僅實(shí)現了煉化過(guò)程中的碳減排,而且提升了煉化產(chǎn)業(yè)鏈的經(jīng)濟價(jià)值。又如,紡織行業(yè)碳排放較高的原因之一在于傳統紡織原料與石油化工有著(zhù)密切聯(lián)系,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中的能源消耗大。有的紡織企業(yè)利用新技術(shù)開(kāi)發(fā)出了可自然降解的醋酸面料,同時(shí)以數字化技術(shù)推動(dòng)印染工藝轉型,既實(shí)現了節能減排目標,也提升了產(chǎn)業(yè)附加值。

集群化和平臺化快速發(fā)展,成為提高產(chǎn)業(yè)效率和安全的重要支撐。產(chǎn)業(yè)在地理空間上的集群化發(fā)展和網(wǎng)絡(luò )空間上的平臺化發(fā)展,提高了各類(lèi)要素的集聚和集約化利用水平,促進(jìn)了企業(yè)之間的協(xié)同合作和生態(tài)建設,提升了產(chǎn)業(yè)的安全和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水平。一是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成長(cháng)為先進(jìn)制造業(yè)集群,中小企業(yè)特色產(chǎn)業(yè)集群快速發(fā)展。在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已公布的兩批200個(gè)中小企業(yè)特色產(chǎn)業(yè)集群中,涌現出一大批在本地資源稟賦、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基礎上形成的優(yōu)勢產(chǎn)業(yè)集群。二是產(chǎn)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商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成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新范式。一些傳統制造業(yè)打造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,在很大程度上推動(dòng)了傳統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的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;一些商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吸引了大量傳統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進(jìn)駐,這些企業(yè)積極探索以銷(xiāo)售數字化牽引傳統制造業(yè)的數字化轉型。三是涌現出一批龍頭企業(yè)、鏈長(cháng)企業(yè),有力帶動(dòng)了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發(fā)展以及重要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安全發(fā)展、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。特別是在糧食、能源、化工、機械裝備等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中具有優(yōu)勢的中央企業(yè),勇當產(chǎn)業(yè)鏈鏈長(cháng),通過(guò)需求牽引、創(chuàng )新供給等多種方式,提高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中下游配套水平,使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鏈集聚轉型效能顯現,并在產(chǎn)業(yè)競爭中主動(dòng)融入數智技術(shù)、綠色技術(shù),推動(dòng)了全產(chǎn)業(yè)鏈的整體轉型升級。

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有效路徑

梳理總結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有效路徑,大致可以歸納為3種類(lèi)型。

一是通過(guò)開(kāi)發(fā)高技術(shù)、高端化產(chǎn)品實(shí)現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躍升。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產(chǎn)品技術(shù)含量、附加值往往較低,但新技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應用和市場(chǎng)需求結構持續升級等,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從生產(chǎn)低技術(shù)、低附加值產(chǎn)品向生產(chǎn)高技術(shù)、高附加值產(chǎn)品轉變,從而實(shí)現轉型升級。以鋼鐵產(chǎn)業(yè)為例,“手撕鋼”(鋼材厚度控制在0.025毫米以下,直接用手就能輕易撕開(kāi))是中國制造邁向中高端的縮影。幾年前,我國鋼鐵企業(yè)成立了“手撕鋼”創(chuàng )新研發(fā)團隊,攻克了軋機設備、軋制方法等幾百個(gè)技術(shù)難題,先后研發(fā)出厚度為0.02毫米、0.015毫米、0.012毫米的“手撕鋼”,不僅刷新了“手撕鋼”的世界紀錄,滿(mǎn)足了折疊屏手機的生產(chǎn)需求,還成為國防科技、航空航天、精密儀器等領(lǐng)域不可或缺的材料。正是在技術(shù)進(jìn)步和產(chǎn)品創(chuàng )新過(guò)程中,相關(guān)企業(yè)實(shí)現了從傳統鋼鐵企業(yè)向先進(jìn)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的轉變。除此之外,化工領(lǐng)域的新型塑料、家電領(lǐng)域的智能家電等,都是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通過(guò)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推出新產(chǎn)品,最終形成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生動(dòng)案例。

二是通過(guò)傳統技術(shù)和新興技術(shù)的融合創(chuàng )新、再造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生產(chǎn)流程和工藝技術(shù)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轉型。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之所以“傳統”,一個(gè)重要原因就在于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、工藝流程老化,生產(chǎn)效率較低。然而,通過(guò)應用新技術(shù)、推動(dòng)傳統技術(shù)迭代、促進(jìn)新技術(shù)與傳統技術(shù)融合創(chuàng )新等,可以幫助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實(shí)現轉型升級。以煤炭產(chǎn)業(yè)為例。千兆光網(wǎng)、第五代固定網(wǎng)絡(luò )等新技術(shù)的應用,推動(dòng)煤炭產(chǎn)業(yè)的網(wǎng)絡(luò )基礎設施改造升級;人工智能、智慧相機、智能測量、大數據等新技術(shù)廣泛應用,使很多煤炭企業(yè)從開(kāi)拓、采掘到洗選、運輸、安全保障各個(gè)環(huán)節都實(shí)現了智慧化,過(guò)去臟、苦、險、累的井下工作如今可以坐在明亮的調度指揮中心完成,礦工的工作環(huán)境和條件得到改善。2023年6月,國家能源局發(fā)布的全國煤礦智能化建設典型案例已達80項,展現了煤炭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轉型發(fā)展的生動(dòng)畫(huà)面。

三是通過(guò)商業(yè)模式創(chuàng )新和傳統制造業(yè)服務(wù)化轉型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升級。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大都處于“微笑曲線(xiàn)”底部的生產(chǎn)制造環(huán)節。隨著(zhù)新技術(shù)的應用,我國很多傳統制造業(yè)通過(guò)商業(yè)模式再造成功轉型,實(shí)現了向產(chǎn)業(yè)鏈價(jià)值鏈中高端攀升。以工程機械產(chǎn)業(yè)為例,很多企業(yè)運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5G、射頻識別等技術(shù)將各種設備連接起來(lái),獲得實(shí)時(shí)在線(xiàn)數據,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協(xié)同和數據智能為客戶(hù)提供設備健康管理、操作模式評估優(yōu)化、工程施工信息服務(wù)等增值服務(wù)。這不僅有效縮短了工程師響應時(shí)間,提升了服務(wù)效率,而且推動(dòng)很多企業(yè)實(shí)現了從賣(mài)產(chǎn)品到賣(mài)服務(wù)的轉型,成為制造業(yè)和服務(wù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的典型。

以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為著(zhù)力點(diǎn)加快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

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是一項系統工程。在看到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取得顯著(zhù)成效的同時(shí),也應看到其與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目標、與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要求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。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要完整、準確、全面貫徹新發(fā)展理念,堅持目標導向和問(wèn)題導向相結合,充分發(fā)揮我國制度優(yōu)勢,激發(fā)產(chǎn)業(yè)內生動(dòng)力,以科技創(chuàng )新為重點(diǎn),補齊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供應鏈、創(chuàng )新鏈、產(chǎn)業(yè)鏈短板,建立上中下游互融共生、分工合作、利益共享的一體化組織新模式,因地制宜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技術(shù)范式與經(jīng)濟范式協(xié)同轉換,推動(dòng)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加快發(fā)展。

進(jìn)一步深化認識,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各地要堅持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,先立后破、因地制宜、分類(lèi)指導,根據本地的資源稟賦、產(chǎn)業(yè)基礎、科研條件等,有選擇地推動(dòng)新產(chǎn)業(yè)、新模式、新動(dòng)能發(fā)展”。要摒棄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就是落后產(chǎn)業(yè)、“兩高”產(chǎn)業(yè)、低附加值產(chǎn)業(yè)的錯誤認識,把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作為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方向,把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作為調整經(jīng)濟結構、構建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和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重要支撐,鼓勵各地、各類(lèi)企業(yè)以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為目標,探索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新模式,推進(jìn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集群數字化、智能化改造,鼓勵行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和數字化服務(wù)企業(yè)打造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智能制造服務(wù)平臺,為行業(yè)內企業(yè)轉型升級提供服務(wù)。

統籌推進(jìn)深層次改革,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提供良好環(huán)境。進(jìn)一步深化改革,強化產(chǎn)業(yè)轉型發(fā)展政策的系統性和集成性。清理對傳統產(chǎn)業(yè)“一刀切”的各類(lèi)限制性政策,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。在產(chǎn)業(yè)政策方面,強化鼓勵創(chuàng )新的政策導向,優(yōu)化研發(fā)費用加計扣除政策。積極打造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共性技術(shù)平臺和轉型升級平臺,引領(lǐng)帶動(dòng)全行業(yè)轉型升級。進(jìn)一步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營(yíng)造良好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,鼓勵各地加快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集群、產(chǎn)業(yè)園區升級發(fā)展。支持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在國內梯度轉移過(guò)程中轉型升級發(fā)展,支持與共建“一帶一路”國家開(kāi)展國際產(chǎn)能合作。

強化新技術(shù)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中的應用與擴散,拓展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路徑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要及時(shí)將科技創(chuàng )新成果應用到具體產(chǎn)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上,改造提升傳統產(chǎn)業(yè)”。以創(chuàng )新鏈產(chǎn)業(yè)鏈資金鏈人才鏈的深度融合改造升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,鼓勵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結合轉型升級實(shí)際和技術(shù)變化趨勢加大創(chuàng )新投入,從補齊短板和突破瓶頸入手,加強新技術(shù)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推廣應用,解決轉型升級中的“卡脖子”問(wèn)題。鼓勵鏈長(cháng)企業(yè)等發(fā)揮技術(shù)供給、產(chǎn)業(yè)鏈協(xié)同等方面的作用,以鏈長(cháng)企業(yè)的深度轉型升級帶動(dòng)全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。鼓勵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積極利用先進(jìn)技術(shù)提升自身創(chuàng )新能力和整體安全水平。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中大力培育專(zhuān)精特新中小企業(yè),構筑發(fā)展新動(dòng)能,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總體競爭力提升。

(作者為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)

充分發(fā)揮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賦能作用(觀(guān)察者說(shuō))

余曉暉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以科技創(chuàng )新為引領(lǐng),加快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升級改造”。利用新技術(shù)加快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是順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深入發(fā)展趨勢、建設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的重要方向,也為培育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提供了廣闊空間。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與制造業(yè)深度融合的產(chǎn)物,通過(guò)對人、機、物的全面互聯(lián),構建起全要素、全產(chǎn)業(yè)鏈、全價(jià)值鏈全面連接的新型生產(chǎn)制造和服務(wù)體系,是數字經(jīng)濟與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深度融合的重要路徑,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提供了重要動(dòng)力。

有助于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高端化發(fā)展。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通過(guò)對工業(yè)系統實(shí)時(shí)數據的采集、處理、分析等,并與相關(guān)行業(yè)的知識、經(jīng)驗、需求相結合,形成新的優(yōu)化范式,改變了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模式,催生出新的產(chǎn)業(yè)組織形態(tài)、形成了新的要素組合、孕育了新的價(jià)值創(chuàng )造方式。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賦能下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將逐步呈現出高科技、高效能、高質(zhì)量的特征,成長(cháng)為符合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要求的先進(jìn)生產(chǎn)力質(zhì)態(tài)。比如,我國紡織產(chǎn)業(yè)利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對生產(chǎn)設備投入和工藝流程進(jìn)行改造,有效提升產(chǎn)品質(zhì)量和生產(chǎn)效率,過(guò)去的“千人紗,萬(wàn)人布”轉變?yōu)楝F在的萬(wàn)錠用工最少可以不超過(guò)10人,產(chǎn)業(yè)不斷向中高端邁進(jìn)。

有助于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智能化發(fā)展。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相結合,能夠構建高效低耗智能生產(chǎn)體系、資源共享協(xié)同制造體系、敏捷柔性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體系,推動(dòng)研產(chǎn)供銷(xiāo)過(guò)程向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智能化邁進(jìn)。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驅動(dòng)下,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的勞動(dòng)者、勞動(dòng)資料、勞動(dòng)對象及其組合方式發(fā)生質(zhì)的變革,將形成更高效率、更高水平的生產(chǎn)函數。有測算顯示,數字技術(shù)對工業(yè)效率賦能在2017—2022年提升了1.14倍。比如在鋼鐵行業(yè),企業(yè)借助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打通煉鋼、連鑄、軋鋼等工藝流程,強化數字孿生、人工智能、智能控制等技術(shù)綜合應用,實(shí)現了從“經(jīng)驗煉鐵”到“智慧煉鐵”、從“爐前煉鋼”到“一鍵出鋼”的轉變,形成降本、提質(zhì)、增效新路徑。

有助于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化發(fā)展。以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,與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發(fā)展之間存在高度耦合性。把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貫穿于綠色發(fā)展的設計、制造、管理、服務(wù)各環(huán)節,能夠從全生命周期賦能能源優(yōu)化調度、碳排放監測和管控,為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綠色發(fā)展提供支撐。目前,在鋼鐵、水泥等一些重點(diǎn)用能行業(yè)中,企業(yè)通過(guò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搭建生產(chǎn)調度平臺、打造環(huán)境智能監測與管控體系等,可以實(shí)現提高能源資源利用效率、減少能源消耗、減少碳排放等目標。利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推進(jìn)產(chǎn)業(yè)數字化、智能化同綠色化深度融合,是加快產(chǎn)業(yè)綠色轉型、發(fā)展綠色生產(chǎn)力的重要路徑。

近年來(lái),世界主要發(fā)達國家大都認識到數字技術(shù)與制造業(yè)融合的重要性和緊迫性,并不斷加強對工業(yè)數字化轉型的布局。我國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發(fā)展態(tài)勢良好,已融入49個(gè)國民經(jīng)濟大類(lèi),覆蓋全部工業(yè)大類(lèi),形成有一定影響力的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超340個(gè),工業(yè)設備連接數超過(guò)9600萬(wàn)臺套。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,給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帶來(lái)了全方位、深層次、革命性影響,有效推動(dòng)產(chǎn)業(yè)提質(zhì)、增效、降本、綠色、安全發(fā)展。

當前,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已經(jīng)成為全黨全社會(huì )的共識和自覺(jué)行動(dòng),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是推動(dòng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內在要求和重要著(zhù)力點(diǎn)。培育和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,一個(gè)重要方向是推動(dòng)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。我國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具有規模大、應用場(chǎng)景多、數據資源豐富等優(yōu)勢,同時(shí)發(fā)展不平衡不充分問(wèn)題仍然突出。以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賦能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大有可為。

同時(shí)也要看到,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中的規?;瘧萌悦媾R一些制約因素。比如,一些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工廠(chǎng)中仍大量存在“聾設備”“啞設備”,企業(yè)向網(wǎng)絡(luò )化、智能化演進(jìn)成本高、難度大;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中分布著(zhù)大量中小企業(yè),利用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進(jìn)行數字化改造面臨資金缺乏、人才不足等難題;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多樣化個(gè)性化需求和解決方案產(chǎn)品供給之間仍不能高效匹配;等等。

隨著(zhù)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縱深推進(jìn),一大批新技術(shù)、新產(chǎn)業(yè)正在快速孕育、蓄勢待發(fā)。要抓住機遇加快推進(jìn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規模發(fā)展,著(zhù)力突破瓶頸制約,持續優(yōu)化賦能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的模式和路徑,助力產(chǎn)業(yè)不斷提升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水平。具體可在以下方面著(zhù)力。

“建與用”系統推進(jìn),夯實(shí)轉型升級基礎。加快提升網(wǎng)絡(luò )覆蓋范圍和服務(wù)效能,引導企業(yè)開(kāi)展內網(wǎng)改造和升級,推進(jìn)5G工廠(chǎng)建設,提升互聯(lián)互通水平。實(shí)施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標識解析體系“貫通”行動(dòng),促進(jìn)標識在消費品、原材料等行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鏈上下游“貫通”應用。發(fā)揮多層次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體系作用,推動(dòng)人工智能、數字孿生等融合發(fā)展。面向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打造工業(yè)數據空間,促進(jìn)數據安全可信流通。完善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安全管理體系,加強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安全公共服務(wù)能力。

“點(diǎn)線(xiàn)面”全面結合,提升應用賦能水平。立足制造業(yè)行業(yè)特性和差異化發(fā)展需求,編制實(shí)施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細分行業(yè)融合應用指南,為企業(yè)提供轉型“說(shuō)明書(shū)”和“工具箱”,幫助企業(yè)特別是中小企業(yè)降低轉型成本。推動(dòng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重點(diǎn)產(chǎn)業(yè)鏈“鏈網(wǎng)協(xié)同”,挖掘更多應用場(chǎng)景,打造智慧供應鏈。持續開(kāi)展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一體化進(jìn)園區“百城千園行”活動(dòng),引導產(chǎn)業(yè)園區、行業(yè)集群等加大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設施建設,促進(jìn)設備互通、資源共享。

“以新帶舊”融合創(chuàng )新,開(kāi)辟發(fā)展新賽道。推進(jìn)5G與工業(yè)自動(dòng)化深度融合,打造新一代工業(yè)控制體系架構。協(xié)同推進(jìn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建設與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APP培育,放大我國應用場(chǎng)景、知識模型和工業(yè)數據豐富的優(yōu)勢,推動(dòng)實(shí)現工業(yè)軟件“換道超車(chē)”。持續深化人工智能、大模型與工業(yè)融合,培育基于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工業(yè)技術(shù)支撐體系,提升傳統工業(yè)裝備、自動(dòng)化系統和工業(yè)軟件的智能化能力。

多方融合與協(xié)同,營(yíng)造良好發(fā)展生態(tài)。推動(dòng)有效市場(chǎng)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,綜合運用財政、金融等政策工具,促進(jìn)企業(yè)加快技術(shù)改造、設備更新。深入推進(jìn)產(chǎn)融合作、產(chǎn)教融合,加強資金、人才等要素的保障水平。依托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聯(lián)盟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,匯聚企業(yè)、高校和科研院所、金融機構等各方力量,協(xié)同推動(dòng)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推廣應用。

(作者為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(cháng))

夯實(shí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根基

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

姜長(cháng)云

制造業(yè)是立國之本、興國之器、強國之基。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“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”,并將其作為建設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的一個(gè)重要著(zhù)力點(diǎn)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“深入實(shí)施制造業(yè)重大技術(shù)改造升級和大規模設備更新工程,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,讓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煥發(fā)新的生機活力?!眰鹘y制造業(yè)是建設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和支撐國計民生的重要基石。近年來(lái),我國多措并舉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轉型取得明顯成效。

推進(jìn)制造業(yè)技術(shù)改造升級。近年來(lái),我國深入實(shí)施產(chǎn)業(yè)基礎再造工程和重大技術(shù)裝備攻關(guān)工程、支持專(zhuān)精特新企業(yè)發(fā)展、推動(dòng)新一輪大規模設備更新等。這些都是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發(fā)展的重要舉措。比如,推動(dòng)食品加工技術(shù)或裝備的改造升級,有力促進(jìn)了食品加工業(yè)高端化發(fā)展,更好滿(mǎn)足了城鄉居民多元化的食物消費需求,促進(jìn)了食品加工業(yè)競爭力提升;又如,加強工業(yè)母機領(lǐng)域技術(shù)攻關(guān),創(chuàng )新成果不斷涌現,不僅有效帶動(dòng)了工業(yè)自動(dòng)化的發(fā)展,還大大提升了工業(yè)體系的生產(chǎn)效率。先進(jìn)適用技術(shù)的推廣應用,加快了傳統制造業(yè)轉型升級步伐,推動(dòng)傳統制造業(yè)更好滿(mǎn)足居民消費結構升級、不斷開(kāi)拓國際市場(chǎng),不斷向價(jià)值鏈中高端攀升。

推動(dòng)企業(yè)智能化改造和數字化轉型。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與傳統制造業(yè)深度融合,我國制造業(yè)的數字化和智能化水平不斷提升,智能工廠(chǎng)和智慧供應鏈加快建設。許多傳統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通過(guò)實(shí)施智能制造工程,推廣應用智能制造技術(shù),實(shí)現了定制化生產(chǎn)、自動(dòng)化生產(chǎn)和精密制造、低能耗制造,不僅大大提高了生產(chǎn)效率,拓展了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升級路徑,而且對企業(yè)增品種提品質(zhì)創(chuàng )品牌、進(jìn)而提高效益和競爭力也發(fā)揮了重要促進(jìn)作用。比如,有些家居企業(yè)通過(guò)推進(jìn)數字化轉型、智能化設計,形成大規模個(gè)性化定制模式,成為從事整體廚房、全屋定制和家居設計研發(fā)、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的知名企業(yè),并入選智能制造示范工廠(chǎng)名單、服務(wù)型制造示范名單等。同時(shí),借助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等平臺,許多中小型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也實(shí)現了數字化轉型,企業(yè)發(fā)展動(dòng)力、活力不斷增強。

實(shí)施綠色制造工程。近年來(lái),我國把發(fā)展綠色制造作為推動(dòng)傳統制造業(yè)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,綠色制造體系加速形成。目前,我國已在國家層面累計培育建設綠色工廠(chǎng)5095家、綠色工業(yè)園區371家。初步測算,綠色工業(yè)園區平均固廢處置利用率超過(guò)95%。綠色制造工程的深入實(shí)施,不僅有效提升了制造業(yè)質(zhì)量效益和競爭力,促進(jìn)降碳、減污、擴綠、增長(cháng)協(xié)同推進(jìn),還為城鄉居民提供了豐富多彩的綠色低碳產(chǎn)品,帶動(dòng)了城鄉居民生活方式的綠色化轉型。同時(shí),我國積極完善綠色制造和服務(wù)體系,全面推行綠色設計,制修訂一批節能減排降碳節水、資源綜合利用和綠色制造等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標準。這些舉措引導了傳統制造業(yè)落后產(chǎn)能的有序退出,遏制了高耗能、高排放、低水平項目的盲目上馬,又促進(jìn)了傳統制造業(yè)提高資源利用效率,推動(dòng)了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可持續發(fā)展。

總的來(lái)看,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,不僅有效促進(jìn)了傳統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還帶動(dòng)了戰略性新興產(chǎn)業(yè)和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的需求擴張,夯實(shí)了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根基。面向未來(lái),要堅持把發(fā)展經(jīng)濟的著(zhù)力點(diǎn)放在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上,深入推進(jìn)新型工業(yè)化,及時(shí)將科技創(chuàng )新成果應用到具體產(chǎn)業(yè)和產(chǎn)業(yè)鏈上,加快推動(dòng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,推動(dòng)我國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躍升。

(作者為中國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研究院研究員)

來(lái)源:經(jīng)濟網(wǎng)



山東省物流與交通運輸協(xié)會(huì )   魯ICP備16016742號-1   魯公網(wǎng)安備37010102001404號
0531-86026117